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kanzhang001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Ph.D. in Psychology (University ofIllinois at Urbana-Champaign, USA,1990), 研究员、博士生导师、第三世界科学院院士。现任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所长、中国心理学会理事长、国际心理科学联合会(IUPsyS)执委、国际人因学会(IEA)执委、国际科学理事会(ICSU)科学自由与责任委员会委员、亚太地区委员会委员、中国委员会副主席。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当前四川灾区心理援助工作急需解决的11个重大问题  

2008-07-25 04:23: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四川灾区的心理援助工作,我觉得当前急需要解决的有11个方面的重大问题。

第一个方面是组织协调问题。我们如何纳入国家运作体系?我到四川省抗震救灾,就在指挥部区。他们的总指挥接待我们,墙上有个很大指挥系统。我一看没有心理学,所以自然比较乱了,因为没有指挥嘛。首先一点,需要人去做事情,又没有指挥,乱是必然的,很正常;不乱才是不正常。第二点是动员和组织,很多国家都有各方面的专业人才库。第三点重要的是准入标准。

第二个大的方面,在我们国家PTSD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我们参考国内外经验写的这个指标体系,要作判断和修订,以便国家未来做出准备。

第三个方面是怎么筛查高危对象。我们不能在这等着,等着他犯了精神病了或者要自杀或者有自杀倾向了,咱们再来挡住。现在这个筛查技术比较成熟,但组织工作急需政府牵头开展。

第四个方面,特殊群体(孤残未成年人、孤残老人、丧亲者、当地政府工作人员、现场救援人员、媒体工作人员)的心理援助问题。美国人在他们的心理紧急干预中也提出来了。

第五个方面,我们学过精神科的都知道,现在主要是靠医生的判断来诊断。跟他谈话,五天没吃饭了,看看他是不是真的五天没吃饭了,比较消瘦。然后问他你家在哪儿啊,他说我想到北京去。那好,(这个人)已经有意识障碍了。那么这个客观指标诊断能不能也找到一些,别的国家没有客观指标,咱们中国难道也没有吗?要展开研究。

第六个方面,很多技术和方法都使用了,到底用完了怎么样?

我们有位老师进行深度挖掘,挖得孩子哇哇哭,然后在网络上被很多人痛骂、在国内外同行中和媒体上也被引为负面案例。我觉得不要痛骂别人,因为现在尚不能判断这种深度挖掘长期效果是不是确实好。但因觉得很痛苦,我不愿用这个方法,也是一种权利。是不是美国的认知学派确实比欧洲的精神分析学派好?我觉得还要冷静一点。随便批评别人都是胆子比较大的人。“无知者无畏”,那也就是说比较敢说话的人实际上是不知道深浅的。知道的人就害怕,不敢说话。也可能当时挖得很不好,五年以后可能这个是最好的。那你没有经过研究,现在怎么知道?要冷静一点,这次也是提供一个机遇,要进行判断以便我们未来能够采取更好的技术。

第七个方面,除了PTSD以外,还有其他的心理健康问题我们不能忽略。有的孩子学习就是不行,他也没有PTSD,难道你就不管了吗?因为人的毕生健康发展仍然是我们以人为本的一个重要科研目标。灾区的心理援助工作,也不能忽视这个问题。

第八个方面是现代科学技术在心理援助工作中的应用。

前面已经介绍,我们使用了生物反馈技术。

当时在成都有个大老板紧张得什么事也不能干,一说话就出汗。我们一个专家用生物反馈技术给他做了两次,每次半小时,马上就好了。那么除了这个技术以外其他的技术怎么应用?我们在中国做心理学工作,要体会我们中国因为这么长时间的引导,成为一个很物质化的一个民族,不是一个很精神化的民族。你的技术看不见,他总觉得好像不是那么回事。当然心理学不一定要看得见的,但是群众不理解阿。你要有办法让看得见的和我们心理辅导看不见的配合起来,这样就能够取得更好的效果。

给他吃两片药他就觉得好,你怎么心理辅导要搞半天?这也是我们医学界的困惑,一个很高级的医生看病人才10块钱,这怎么行啊?当你说要100块钱,所有人都觉得你一个心理“医生”怎么要这么多钱?这是我们中国实情,要长期来解决。一个教授级大夫看病人要看一小时,我看那至少要收1000块钱,因为主要是在他那个地方,后边吃吃药、打打针都是小事情。现在不,你打针收多少钱他都愿意。你这个教授给他看一看就值10块钱。对这个物质化的民族、物质化的思维、物质化的文化,我们开展心理学工作要适应它。

第九个方面,我们中华民族有很多的文化不能放弃,特别是那些少数民族有他们自己的方法。五千年以前、两千年以前根本就没有什么心理学,人家怎么活的?那个时候难道就不死人吗?他怎么活过来的?一定有他的办法。我们要尊重,我们要总结,不要把心理学的作用过分地夸大。

第十个方面,社会支持系统的重新建立。

现在我每天收到日报,已经开始发生冲突了。

群众莫名其妙地愤怒,攻击政府;政府攻击群众;语言攻击。四十多岁的父母,孩子上高中了,优秀生,准备考大学,一下子在地震中死了,找政府;政府讲你们回去再生一个不就完了吗?他也不看一看那人还能不能再生一个,是吧?二十多岁的人可能,这个事情可以考虑。问题是当地政府官员也应激,也顾不上去细想。这样回答导致了很多的问题。

前一段时间我突然得到一个急报,我们所有两个志愿者,到了现场,紧急电话说“我们现在被包围了,出不来了”。怎么办?一批一批的家长,不是要包围我们的人,是为了包围当地政府的人,顺便就把我们的人给包围了。有个别激动的人说是要“血洗”你们工厂,其实就是讲讲。我们赶快打电话告诉他们怎么安置、怎么联络,最后都出来了。这次我去还看了他们怎么溜出来的路线。

这个社会知识系统的重组、重建也是要做大量工作的,我们不是单纯的。现在医学模式都在向生理的、心理的和社会的模式转化。我们不能简单化。病人不能把他截个肢然后送回家就完了,反而更要关注他整个社会支持体系的构建。

最后一个方面,灾害心理学的教学与研究工作。我们在中国灾害心理学还是个空白,尽管有临床研究,但包括我们所在内,都没有灾害心理学的硕士点、博士点。全国都没有。那么搞硕士点博士点可能太早了,这个学校里面不是不是来开门课?要逐步发展?这个我们要向教育部门和科研主管部门来建议。因为这么大的国家总是有各样的灾难。有党中央和中央人民政府的肯定和指挥,我们是一定能够把灾区灾后的心理重建工作做好的。

  评论这张
 
阅读(742)|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