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kanzhang001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Ph.D. in Psychology (University ofIllinois at Urbana-Champaign, USA,1990), 研究员、博士生导师、第三世界科学院院士。现任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所长、中国心理学会理事长、国际心理科学联合会(IUPsyS)执委、国际人因学会(IEA)执委、国际科学理事会(ICSU)科学自由与责任委员会委员、亚太地区委员会委员、中国委员会副主席。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灾区心理援助工作站建设  

2008-07-25 04:17: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五月二十二号,在四川省科技厅召开协调会的时候,我们就建议要转入工作站建设。这个工作站严格的来讲也不是我们的发明创造。当时因为我们读的材料比较少,还不是太明白,但是很快我们就看到材料了。台湾和日本都是这么做的,因为只有稳定的工作站才能提供稳定的服务,而且工作站里面应该配备不同层次、不同专业特长的工作人员。

现在在灾区,在中国心理学会的旗号下,正在运行七个工作站。这些工作站也希望能够得到大家的支持。心理援救和医疗救援有区别。我们不仅仅要配合抢救灾区群众的生命、关注其眼前的生存发展,更重要的是帮助其未来相对顺利地回归正常的生活和工作环境。我们心理学要起更重要的作用,或者说可以有一个交互作用。

可能在早期医学工作者要做的事更多,稍微晚一点心理学要做的事更多。这样配合起来,使受灾的群众能够得到更好的支持和康复。从全局来看,我们心理所的经验就是必须有前方和后面的工作者协同起来进行工作。在未来,千万不要无的放矢、盲目派出、没有目的地行动。

卫生部对心理救援非常重视,在十四号就派出了国家级水平的心理援助专家十人组成第一支小分队派往灾区。当然了,不知道到哪儿去,反正是灾区,所以到成都,下来了以后就问,灾区在哪儿。有志愿者的汽车很多,都是免费的,于是就一站一站往前送。送到重灾区,再不能走了,停下来,但是没有任何人来接待他们,也没有任何人知道他们要做什么事。他们也不知道谁埋在废墟里面,伤员在何处,统统一概不知,两天两夜,四十八小时没有睡觉没有吃饭。后来遇到部队了,部队给他们个帐篷,于是他们就住在帐篷里面。十个人有男有女,二十四小时不能脱衣服。没有饭吃,他们都带了干粮,都背着包,就像野外行军一样,有压缩饼干。喝点水,四十八小时。后来部队给他们吃了一顿饭,是土豆,哎呀,吃得真好。来干什么?心理援助。援助谁?不知道。还算好,他们找到了这个县的抗震救灾指挥部。县委很重视,知道他们是卫生部派出的,所以就带他们走。每一天就由救灾指挥部指挥他们,该到哪儿到哪儿,就这样,做了很多很好的工作,不仅对受灾群众做了心理援助,还给部队做了团体辅导,部队非常感谢。坚持了两个星期就不行了,要求返回。组织上说,你们必须坚持。又坚持了一段时间,十七天,放倒了五个,不能动了,就是减员百分之五十。没办法就撤回来了。

由此可见,如果不是后方和前方配合起来、有计划地行动的话,不仅仅我们对灾区群众的援救效果要打一定的折扣,可能我们自己的人还会成为灾民,给当地带来负担,一流的专家也很难发挥作用。这有点象打仗,说这个战役很重要,组织100个团长往上冲吧。虽然我们不是军人,大家都知道,没有这么打仗的。所以,一定要联动。联动过程当中,科学工作者首先要根据科学的原理来开展工作;其次必须紧密依靠当地政府的指挥,擅自行动其实就是添乱。那么光靠哪一个单位都是不行的,需要大家来协同工作。科学院干什么?我们一方面做服务工作;另一方面,我们做一些研究、组织、判断和建议工作。目标就是为了要建立灾后的援助工作体系,并且总结出相关的方法和技术。

我们心理研究所在五月十二号就给中央提出了八条建议,建议的核心内容只有三条。第一条,赶快加强信息透明。可能我们不建议也行,因为中央肯定已经决定透明了,我们不知道,我们只能建议一下。这次信息透明程度很高,避免了全国的恐慌。第二条,建议对于灾区以外的人,也要不停地提供当地是否会有灾的信息。尽管地震预测非常非常困难,但是你居住地的板块是不是稳定、你所居住建筑是不是质量很高,这个信息是有的,完全可以告诉人民群众。这样可以保持社会的稳定。第三个,就是建议在这次救灾当中要注重心理援助和心理援救。那时是十二号晚上,刚刚地震完,我们经过讨论,也不知道震得怎么样,只知道肯定很严重。我在国务院应急办专家组工作,知道我们国家有“突发事件应对法”,规定凡是重大灾害,启动一级的预案,总理要到达现场担任总指挥。一级的概念是一次死亡三百人。海外有些媒体就瞎造谣,说你们总理怎么那么快就去了啊,比美国总统去得都快,可见你们都知道要地震啊。你们没有说,所以震了、着急了就去了。这完全是胡扯。我们是有法可依的。这样,我们当然心里有数,肯定是三百人以上,那么受伤还要多。我们就这样建议了。我们通过心理学会和心理卫生协会,搜索在四川省有哪些组织、哪些部门、哪些单位(包括在重庆)的心理学工作者可以联合调动,全部写在建议里面,那个时候还没想到大家都去,也没想到我们所要去。后来,当然情况非常严重,大家都行动起来了。

5月14号我们就派出了第一批专家。第一批专家只有两个人,为什么?因为情况还不清楚啊,一下跑去许多人干什么?而且我们是有组织的,经过科学院批准,经过科学院成都分院同意。我们的专家到达成都分院,接受他们的指派,并且在四川省科技厅的指导下开展工作。根据一线报告回来的情况,第二天我们就又派出6人,因为那两个人到前面去看了,觉得有心理方面的需求;第三天又派出5人;然后陆陆续续派出。现在已经派出160多人,实际上已经超过200人次。有人是轮转的,去过几次。

除了在前方的工作以外,我们大量的工作是在后方,包括筹集资金等。所里进行了统筹规划,当时就作了5年的心理工作规划。在这个背景下,我们一步步行动。有人说,现在心理学是潮水般地涌来,又潮水般地退去。我说,可能有人是这样;但是我们在当地(包括陕西、新疆)的工作不是这样的。当时做什么,现在做什么,都是有计划的。我们科学院心理所更不是这样。你们潮水般地涌去,我们只去了2个人,然后我们去了十几个人,我们逐步逐步在增加我们的力量;你们退了,我们进了,并不是潮水般地退去。

另外我们组织了个计划,我们组织了中国心理学会和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总体协调机构。这样大家一起来共同完成这个工作,现阶段工作重点,除了后方工作以外,已经全部转到了工作站。这些工作站我们希望是心理学的工作站。特别是我们在德阳的工作站,受到了当地政府的高度好评。这完全是我们心理学家运行的。德阳市创造的模式很成功。当地政府对我们的工作很支持。我们所的指挥部配合市里面做灾区的工作,得到了市政府的高度认可,他们在网站上也表达了。

我们进行了团体的和个人的干预。在商枣中学,我们正在进行团体辅导的时候,科技部党组书记李学勇和科技厅长唐坚来了。我们有20多位博士研究生,心理学本科毕业或心理学硕士毕业,经过培训被紧急派往灾区。这些同志回来后,我请他们吃饭,年轻人都很高兴,觉得为国家做了点事。在当地大食堂,四川人做的味道很好,就是一盆饭,一盆小菜,那也觉得很不错,肚子饿了,吃得特别高兴!

我们心理学工作者踏遍了所有灾区。其中有126人是我们大会组织的,5月23号分成11个队都去灾区开展工作。我们给国家提了6项建议,都得到了很好的落实;我们给四川省提的建议,也得到了落实。科学院办公厅主任见到我们用的新仪器,特别重视。我们成立科学院心理研究所成都(中心),表明我们在成都地方开展了工作,科学院进行了报道。我们还没请示科学院,打算先做好了再说,结果成都分院就把这个送到科学院去了,得到了很多的指示。我们的工作也是在大家的帮助和推动下逐步做的。

媒体工作也非常重要,特别是面向全国、面对四川省。开始四川省电视台说让我们去做个节目,我觉得很奇怪,做什么节目呢?后来发现不但灾区群众,整个四川的人都需要心理方面的安抚。有了专家,但是没有主持人,因为都去前线去了,临时抓住我们所杨小冬老师,客串了一次主持人,还真不错。可见,人的素质很重要, 只要有了好的基本素质,干什么都快。这些节目在社会上引起很大的反响。

在地震情况下,大本的书、光盘暂时不好用,我们印了单页的资料,针对不同的人群,有受灾的、抗灾的各种各样人群,不同的颜色发过去。先是15000份,一下就发完了,又印了60000。我们没花钱,企业赞助了。后期做了些图书,中央电视台组织企业赞助送了价值一百万元、能够适合儿童心理援助的玩具,从广东直接运到成都,及时送到前线。同时也做了些培训。

有一些教训。我们培训了一些人,后来发现有一些人找不到啦。我们所提供的培训是免费的,而且还提供吃、住,大家很是愿意学,这很令我们感动,但学完以后找不到啦。我们就到四川成都去培训,培训完了也找不到了,即使在成都的人也不一定能随时到灾区去。 我觉得四川省心理学工作者都很不简单,即使在成都的人有时间去四川灾区去做工作,也都有本职工作。说来就要来,领导不批准怎么办?

现在我们吸取教训,就到受灾地区第一基层去培训。尽管他们的心理学基础可能比较低,但我们能帮助他们提高,就是要培训他们来做长期的工作。愿意到灾区去的,克服了很多的困难;其他人不是不愿意去,没办法。

研究工作要进行下去,毕竟灾区的心理研究(包括各式各样的技术)是国际性难题。在研究过程中,我们一方面要吸取发达国家的经验,同时更要注重我们中国的特点。因为毕竟人是有文化背景的,他有风俗、习惯特点,他有特定的社会网络。震后心理研究也得到了国家高度重视,中国科学院和科技部都部署了一些课题。这是我们的,可能还有更多给其他单位的。我们希望通过半年的研究为国家提供更多的关于心理研究的成熟技术和方法,以及成果体系。当然这是一个大事,要动员社会力量,我们心理研究所只是在科学研究方面有队伍。很多事情都要大家一起做。救灾要花多少钱,光是机票、火车票就不得了 – 为避免人困马乏必须坐飞机。

因此,特别对在场或不在场的支持单位和个人,对以各种形式参与的心理工作者,表示衷心的感谢。下一步,中国心理学会已经启动了20年心理援助工作刚要。并不是我们真的就去做20年,因为政府已经部署了。我们就是要做一个榜样出来,做一个模式出来,然后转给各级政府,继续运行。

  评论这张
 
阅读(177)|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